阿尔丁·法尔曼决定让他进行右心室的决定